五湖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诡三国 > 正文 第1517章 小尖侵削
????诡三国最新章节
????话说兵贵神速,但那个是在对方并不了解自身的情况下,然后方能出奇制胜,但是如果对方堵在路上,抛弃了后勤的所谓神速,也不过就是一个笑话。
????冷兵器战争,一进一退之间,更像是围棋上面的小尖,虽然步态较为缓慢,但是进可攻退可守,怎么都行。
????涪县么,后世以其榨菜闻名,但是也同样反应出,这个地方么,物产什么的,比不上成都,再加上这些日子的汇集的兵卒祸害,几乎就跟县一样,大多数普通百姓不堪重负,要么逃进山中躲避,要么到了川蜀腹地投靠亲友,反正县城之内,基本上都没有百姓,剩下兵卒了。
????毕竟这个年头,说什么军纪之类的,恐怕也只有征西将军这些职业精锐相对好一些,像是川蜀普通的郡兵,也算是不错了的,至少不会奸淫掳掠本地居民,但是吃个饭打打牙祭什么的总是少不了,一来二去谁能负担的起?
????所以整个涪县、梓潼到县,再到安汉,几本上也都类似,也就成为了军事防御地区,似乎将川蜀百姓切成了南北两半。
????刘备算不上什么料敌入神,也谈不上多少深谋远虑,但是向上拼搏,紧抓住一切机会想要咸鱼翻身的精神,却是一般人所无法比拟的。
????和吴氏联合,趁机吞占川蜀,旁人看起来似乎是毫无意义的,自寻死路的举动,但是对于刘备来说,则有很大的不同。
????难道说不吞并川蜀,刘备就不用对抗征西了么?
????所以刘备这样的举动,一方面消除了被拉扯后腿的隐患,另外一方面来说,万一赢了呢?就像是那位伟大的咸鱼导师说的一样,普通人考虑的是那九千九百九十九,但是刘备看重的,是那个万分之一。
????不过当下刘备,最大的问题就是手不够长,啊呸,手下将领不够多,分不过来。如今刘备在成都收拾一帮川蜀遗老遗少,关羽坐镇县,统帅愿来属于庞羲的大军,涪县也就只能让张飞前来镇守了,至于原本的安汉防线么,刘备只能表示嘿嘿……
????若是征西真的觉得安汉防线薄弱空虚,然后朝着巴东而进,刘备定然举手加额,欢庆不已。巴东那个地形,刘备是亲身经历过的,所以知道若是真的一头扎进去,想要掉头再扎出来,起码没有一年半载折腾不过来,所以也就等于是给刘备更多的时间了。
????不过征西将军斐潜显然也不会走这样的冤枉路,一个尖顶便捅在了刘备软肋之处。
????刘备最近真的忙,忙得脚打头的那种。
????胁迫了刘璋,让刘璋在公众前露了个脸,表了个态,便算是多少扯一块遮羞布盖在三角区域上,然后便是着手收拾比如像是张松这样的亲斐派,提拔吴懿李恢等作为左右爪牙,威胁震慑那些还处于中间立场的川蜀大户。
????听闻了张飞八百里急报,说是征西前锋临近涪县,刘备纵然是心中建设已久,依旧不免咯噔一下,塌了小半边的角楼,自个儿琢磨了一夜,就暂且想出了三个字“不能慌”。
????一慌就完了!
????因此第二天召集众人商议的时候,刘备早早的起了床,却没有立刻到了大堂商议,而是用了早脯之后,又让护卫仆人打了热水,用热脸巾将脸庞捂得血脉通畅,白里透红,才故意穿着一身宽袍大袖,而不是穿着甲胄,晃晃悠悠的脸上带着笑,到了大堂之上。
????果然,见了刘备神色,众人似乎也有些安稳下来,不得不说,刘备的笑和哭,都是极具备感染力的。
????“今征西一偏军来袭,不知各位有何对策啊?”刘备不咸不淡的说道,语气语态似乎都没有将这个征西偏军放在眼中似的。
????堂下左右相互看了看,回想一下也是,不过一偏将尔,征西主力都还没有动呢,值得一夜辗转反侧么?
????于是氛围不由得也有些轻松起来。
????“涪县雄兵万余,有张刘二将,区区三千征西偏军,能奈之何?且如今已是深秋,再过月余,山间寒风一起,征西偏军,不得寸进,必然退之。依某之见,固守即可,不必理会。”费诗缓缓地说道。
????费诗现在也不再是那个被烧得一穷二白的绵竹县令了,而是成为刘备帐下督军从事。
????督军从事,一般来说,是掌管军事的,但是很显然,想要管军事的人太多了,根本轮不到费诗来,因此费诗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,掌管了刑狱。想想看这些时日,除了张松之外,那些刘璋庞羲派、亲斐派倒下了多少,家财又有几何,便是知道费诗最近究竟这个督军从事分量如何了。
????很明显,费诗也想保住自己的新获取的地位,因此他认为目前还是要以稳妥为上,至少要等自己先将这些获取的浮财转移一部分到家乡之后再说……
????刘备缓缓的点点头,微微笑笑,没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。
????拖延,其实也是一种战略,也不能说是费诗胆怯避战,而且费诗说的也没有错,纵然川蜀气温比起关中并北要高上了不少,但若是冬日来临,山间的气温温差还是很大的,再加上高度对于气温的影响,若是转运粮草出现了一些问题,那么不战而胜也不见得有什么奇怪的。
????“使君,某倒是有一计,若是此计可行,某观征西大军,不过蝼蚁之聚,徐魏之辈,亦如草芥一般!”
????喔喔喔?
????刘备有些惊讶的转头看向了发言人,连忙表示出一副恭聆妙策的态度来,说道:“愿听子远高见!”
????吴懿自然是忘不了之前魏延在广汉刺下的那一剑,如今听闻了是魏延率领偏军而来,心中自然是不可能轻易放过,因此带了三分的狠毒说道:“征西偏军不取梓潼而进涪县,无非是涪水平缓,又非汛期,其多密林,乃伐巨木而以索缚之,即可渡也,故而我兵分则力弱,兵合则难御……”
????吴懿深知川蜀地形,自然也对于涪水一带有所了解。涪水在涪县之处蜿蜒而进,这一段路虽然起伏不定,但是并非什么高山险要的地形,加上山地林木繁茂,要是选一个地方来渡河,即便是没有船只,砍伐一些大木头也是可以将就用,所以不好在沿河岸进行抵御。
????“吾等可于涪水之西设立营地,以诱征西偏军伐木而渡,另阴遣兵卒,于上游蓄水,待征西偏军半渡之时……如此必可胜之!”吴懿笑了笑,只不过笑容有些阴森,“除此之外,吾等亦可如此这般……”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????就在川蜀刘备研究着要怎么对付征西将军斐潜的时候,在冀州的袁绍也正在一直考虑着关于南下讨伐平东将军的相关事宜。
????说实在的,对于这个发小,袁绍心中多少还留着一点情谊。
????当然,情谊并不是关键因素。
????起决定性的因素有两个,一方面是曹操确实有能力,袁绍还想着尽可能的多用用,另外一方面是一旁的征西将军斐潜实在是亚历山大,不能不小心谨慎一些。
????不过随着征西将军征调军队南下进了川蜀的消息传来之后,袁绍原本的心思也不由得有些活泛了起来……
????再打征西?
????嗯,欲攮外必先安内么……
????“主公,如今之局,战机稍纵即逝,军情紧急,不能再拖了。”田丰忍受不住袁绍长时间的拖延,便再次前来敦促道,“如今征西自顾不暇,正当吾等用兵之机!若是再有拖延,等征西取了川蜀,而吾等又腹背受敌,届时便是悔之晚矣!”
????“嗯……”
????袁绍慢慢的点着头,然后咳嗽了几声,进入深秋之后,或许是感染了些风寒,或许是年岁大了一些,袁绍自己觉得精力也似乎没有像是前几年那么的好。
????田丰说的也是有几分得道理。
????“不过并州之处……”袁绍缓缓的说道,“又要如何应对?”
????“可令高将军镇守中牟!主公,胜败乃兵家常事,高将军为贼所欺,苦战得脱,也是难得。让他小心应对,不要让征西趁隙袭击,便可保得冀州无忧。”田丰知道袁绍担心的是什么,也立刻给出了建议。
????“嗯……”
????袁绍思索良久,总算是点了点头,进入了下一个环节,“幽北强敌环绕,不可轻动……孤最多抽调两千骑兵……可这统军之将……”
????田丰再一次在心中感叹,但是也只能是无奈的退一步说道:“若是不动文将军,便以宁国中郎将为主,高偏将为辅共御之,另调四千步卒随后……”
????“嗯……”
????袁绍衡量了一下,又看了看田丰。张高览都是河北人,虽然将兵权交一部分出去到了冀州将校的手中,但是当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余地了,最终袁绍还是点了点头,同意了。
????“若如此安排,攻略兖州,元皓以为,需时几何,可有几分胜算?”袁绍最终问道。
????田丰真想跳脚骂人,但是喘息了两下,还是忍住了,说道:“主公!兵家之事,瞬息万变,岂有定数?若一切顺利,少则半年,多则一年……”
????“一年啊……”袁绍皱眉,要是征西一年之内就收了川蜀了呢?
????田丰毫不客气的瞪着袁绍,并不接话,虽然这样的行为极不礼貌,于礼不合,但是田丰这个暴脾气,真的有些忍不住,这又不给兵卒,又想着要成效,哪有那么多的好事?
????“咳咳咳……”袁绍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的要求似乎有些急躁,最终也是自嘲的一笑,说道,“便如此吧……当下兖州濮阳守将何人?”
????“夏侯,夏侯元让。”田丰拱手说道,“兵马约为五千。”
????濮阳是曹操在兖州的大本营,若是能攻克濮阳,便是给了曹操阵营的沉重一击,所以袁绍也是关注到了这一个城市来。
????袁绍皱了皱眉,“五千?”
????要攻打一个守军有五千的城市,正常来说至少要五倍兵力,也就是要接近三万的人马进行围城战,才有比较大的获胜希望,当然,若是有五万的兵马,那就更好了。
????田丰用手杖在地面上敲了敲,说道:“主公,攻城为下下之策……应诱而击之……”
????就算是亲兄弟,在利益的面前,也不可能完全避免争执的打斗,更不用说像是袁绍和曹操这样的结合体了,因此在见到了征西将军斐潜注意力转移到了川蜀的前提之下,袁绍和曹操这一对兄弟,终于是将脸皮扯破,准备开始动手了。
????几天之后,张就带着兵卒人马,和高览一同南下。
????这一次领军出征,张觉得肩头沉甸甸的,一路之上也是神情凝重。
????高览更是如此,前一次太史慈搞得袁绍南路军全部崩溃,要不是田丰等河北士族向袁绍求情,高览恐怕当时就被袁绍给治罪了,这一次得了一个副将辅佐张,多少也有些戴罪立功的味道。
????高览回头看了看后方的兵卒人马,又看了看张,几次欲言又止,神情尴尬,犹豫了很久,才提醒道:“张中郎,这就要进军兖州?”高览并不知晓田丰的全部计划,他只是被告知要完全配合张,毕竟这一次高览他也是副将,不知道全盘计划也是正常。
????张看了高览一眼,他知道高览在担心着什么,或者说是高览在隐蔽的提醒着他什么。
????确实,就这点兵马,就想要直接可以拿下兖州,这不是笑话么?
????不过张并不打算和高览详细说明田丰的计划,只是说道:“高将军,天色不早,暂且寻一地休整……明日卯时,便拔营兵发黎阳……”
????“黎阳?”高览皱眉,但是依旧拱手领命而去。
????打仗,完全就是兵卒搏杀么?
????显然不全是,但是这一场战斗,田丰明显是要将兵卒搏杀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,更多的是攻心之策,这样的计划,真的能够成功?
????张并不清楚,但是他也只有执行,至于执行的效果怎样,他的心中,也没有一个底数……